甘于寂寞勤耕耘 潜心钻研取硕果——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欧阳晓平

2015-10-20

 

凭借着浓厚的兴趣,他在核物理研究领域屡有建树;凭借扎实的基础,他为国家解决了一系列装备应用关键问题;凭借独到的方法,他指导培养了诸多优秀的学生。行而不舍若骥千里,他就是在科研之路上自强不息的欧阳晓平;毕世耕耘自有功成,他也是成果累累获奖颇多的欧阳晓平。欧阳晓平语言风趣,态度亲和,脸上始终洋溢着自信的微笑;他用自身独特的魅力,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欧阳晓平1.jpg

热爱科研,深耕取硕果

欧阳晓平工作的时空模式,为他的科学创新提供了佐证。夜深人静,月朗星稀,欧阳晓平的思绪就会飞向远方。那时,他就会推开窗户,看看窗外的月色凝神沉思。在银白如霜的月色下,“心里面亮堂得像柔美的星空,一点垃圾都没有,觉得整个身心都被梳理了,新的灵感在孕育着…”这时候,他推想着新的实验过程和那可能的科学结果,把天马行空般的思绪抛撒在那无边无际的夜色中,或许这是欧阳最为醉心的时刻。

欧阳晓平近三十年来一直从事脉冲中子诊断的技术研究和相关诊断工作,完成了十余项重大科研课题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开创性成果。先后创建了五种新的中子参数测试诊断方法,主持研制成功十八种先进的脉冲辐射探测器系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子诊断探测体系。

“热爱”,当被问及要在研究中取得如此累累硕果,最重要的是什么时,欧阳晓平如是说。“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因为我热爱科学研究,所以整个身心全都投入了进去。”

从一个师专毕业的专科生,到清华大学的博士后,“全国优秀博士后”获得者;从新疆的一名中学教师,成长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欧阳晓平的学术经历可谓传奇。在科研道路上,他几十年如一日如饥似渴地学习,认真细致地做实验,超速完成很多人需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完成的知识积累,在核物理中子探测领域内不辍耕耘,他实现了自身的转型和跨越,也为中国的核事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天道酬勤,苦寒出梅香

欧阳晓平一天的工作通常在早上八点开始,晚上十二点结束;兴到浓时,实验室里的灯常常到两三点还亮着。有一次,欧阳晓平从上午十点开始做实验,一直到晚上两点多结束,回到家后才发现,自己投入到实验中已经整整一天没吃饭,但总还觉得问题还没有解决,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欧阳晓平说,“做学术研究就应该像激光一样,方向性强,单色性好,能量集中,你要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把它做完为止”。在一路“所向披靡”的优异成绩背后,除了“超级大脑”,当然还有着九十九份的勤奋与付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都说早起的鸟儿有食吃,何况欧阳晓平是一只早起的有天赋的鸟儿呢?

科研带给欧阳晓平无穷的快乐,还常常使他在睡梦中获得灵感。1994年,在一次从北京到兰州的火车途中,欧阳晓平在梦中“火花”乍现,为一个困扰自己许多年的新探测原理问题找到了解决方法,“这时脑子里的电好像突然全接通了”,醒来后,他立即将梦中的方法记录下来,随即付诸研究,在经过半年的攻关后,做出了无源介质快快中子探测系统,填补了我国在该类中子探测技术的空白;投入国防应用后,解决了国家一系列重要测试诊断难题。而这个研究也为欧阳晓平带了国家发明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荣誉。

这个灵感的乍现,并不是运气的垂青,而是源于欧阳晓平多年的积累思考,“机会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敏锐的直觉要归功于他丰富的经验,碰到的问题,他总会放在脑子里,因而思考问题习惯多角度寻找方法,久而久之,脑海里就积累了很多想法,解决问题也就多渠道了。“正如大海里才有鲸鱼一样,你要有积累,有容乃大,容量越大,思维的空间越多,你得到的也越多。”这些旁人视为的悟性,都是欧阳晓平勤于思考的积淀。

 

逆顺自处,光荣荆棘路

欧阳晓平一直潜心在实验室里做学问,搞研究,并将人生最大的快乐定位于做学问。尽管毕业于湖南零陵师专,但欧阳晓平不认为这对自己做学问有什么不利。“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关系,不管在哪,我都照样学我的。” 恰恰相反,师范教育对物理概念的精准掌握,为他日后的科学研究奠定了基础。起初,欧阳晓平,和其他众多的年轻科研人员一样,默默无闻,却有着做出一番成果的鸿鹄之志,在知识海洋中遨游探索;难能可贵的是,不同于大多数研究员的不甘寂寞,欧阳晓平自始自终在艰难的科研路上脚踏实地。

提到当下科研人员的过于浮躁,欧阳晓平感慨不已。虽然现在有些项目钱越来越多,条件越来越好,但沉淀下来做学问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人纯粹为了读书而读书,以泡时间来显示自己的兴趣,最终无法深入,而一无所获,“潜心研究,甘坐十年冷板凳,这样你才能真正有所建树”。

搞科研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这条路艰辛漫长,还常常伴随着上级的压力,同行的不解。很多人在他人的否定中退却放弃了。欧阳晓平却不,“别人觉得做不了的,我特喜欢去尝试,看到底有多难,难在什么地方,做不了的原因是什么。我成天琢磨,总有一天就被我琢磨出来了”。

一次申请自然科学基金时,课题申请书起初并未得到相关评审专家的理解和认可,评审专家仅凭感觉就认为所提出的新方法暂不可行。但欧阳晓平却不气馁,不管支持与否,他都要勇往直前,决不退缩。最终欧阳晓平用实际成果证明了自己,得到评审专家的认可和立项批准。

“做学问就像在小巷子里面找门,没有找到的时候,一眼望去,始终都感觉又暗又长。但是你得不停地去找门,还要有钥匙。有些人做了一辈子可能也没有找到门。”欧阳晓平说,只有找对了逻辑,才能找到成功的那条路,打开成功的那扇门。

即使如今欧阳晓平获得如此多的荣誉和肯定,他依然保持着一颗平稳的心。“对此我基本不怎么在意,有便是一种认可,没有也不影响我做学问。”欧阳晓平说只愿把宝贵的生命奉献到对祖国有益的事业中去。光环对他来说,意义甚微,他只希望以后回头看走过的路,有自己留下的东西。当发明的方法能解决理论问题时,当制造的器件能投入生产装备时,当撰写的论文被国内外学者引用时……欧阳晓平感受到了自己的奉献和价值;而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真正的追求。

 

专注前沿,志身以许国

驱动欧阳晓平投身研究的最重要外在因素,是国家的重大需求。满足了国家的需要,自己的生命才有价值。长期以来,欧阳晓平都致力于前沿科学问题的研究。从重大需求出发确定研究目标,基此开展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直到完成国家层面的重大应用,形成了独特的研究模式,也为我国相关领域的研究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同时,欧阳晓平也将此贯彻到对研究生等的指导中。“带学生,我最大的心得就是要找一个前沿的科学问题。但这个问题一定的是有希望解决的,而不是死结。要看得准,才能打得准!如果给学生的课题存在颠覆性问题,他可能做三五年都没有什么进展,就可能把学生的一身都耽误了。”

现在,欧阳晓平带了一个博士生。开始接触课题时,博士生信心满满,可研究中一旦出现难点问题,周围同时无法帮忙解决时,便感觉备受打击,常常是过两天便意兴阑珊,向老师诉苦该课题“没意思”。但每次经欧阳晓平的悉心指导,他便明白了努力方向,并得知所开展的研究有望在核探测中形成新的分支时,信心大增,并全身心投入,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尽头,最后圆满完成了博士论文研究。

“此外,要培养学生够潜心研究的品质,这样他们才能学会独立自主。”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导师应该发挥指路人的作用,管了太多无法锻炼他们,学生就不会自己思考。

在指导中,欧阳晓平常常是帮助学生确定选题后,让他们自己研究。但通过定期检查学生的成果,欧阳晓平对学生的研究进展了如指掌,并在适时的情况下提供建议和帮助。这样,学生很快就成长起来了,多篇论文被评为总部优秀硕士博士论文。

 

互相学习,交流而相长

1999年,在国外一个国家实验室的学习经历,既增加了欧阳晓平做出创造性成果的信心,也让他意识到学术交流的重要性。“毕竟国内外的科技基础有一定的差距,我们应该了解国内外的情况,这样才能利用已有的成果。正所谓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欧阳晓平特别重视和不同领域的学术交流,这样可以开阔眼界,拓展研究领域,便于学科交叉。不同学科的思维方式有利于点燃新的突破创新。在与材料科学,仪器科学等的互通学习中,欧阳晓平收获颇多。而他在核物理领域的研究,也常常帮助其在他学科的发展。

“一次一个朋友跟我讲制约某类激光照明的瓶颈问题,从我的角度进行深度思考之后,我把想法告诉了他们。具体的技术细节我说不出,但能构建整体的方向和框架,这对他们很重要。”欧阳晓平亲自主持了相关研究,使得该激光器的照明距离大幅提高,尤其是电源技术研究取得了新突破。

研究中难免遇到困难,对于解决困难的方法,欧阳晓平认为要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确立问题的因果关系。“就如同碰到水管漏水,一味将水泼走是没有用的,应该拧上水管,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搞科研也是这样,应该找到核心,从关键点突破。

在研究材料的应用问题时,小块晶体的晶界影响成为关键,要研究解决用小块晶体做出大块晶体效果的科学问题。在了解到晶界电阻小的特性之后,欧阳晓平顺势而为,提出采取晶界注入离子或外延生长高阻材料的方法,为小块晶体成功拼接出大块材料的效果提高了途径。“科研应该在遵循规律的基础上,找出问题,顺势而为。”欧阳晓平的这些宝贵经验,都是对科研人员的指导和勉励。

 

博后生涯,厚积而薄发

2004年,欧阳晓平以一名博士后的身份来到了清华大学。站在清华大学这个顶尖、宽广、前沿的学术平台上,浓厚的学术氛围让欧阳晓平如鱼得水。在科研上,他总是遵循“以国家重大需求为出发点,以解决基础科学技术问题为落脚点”的原则致力于前沿科学问题的研究。到清华不久,他在一个国际前沿问题的研究中就获得了发明专利。在完成自身科研项目的同时,还经常与不同学科领域内的博士后人员相互交流、学习。欧阳晓平说,“学无止境,如果你以一名学生的身份去和他交流,你就会学到更多的东西,低姿态做人很重要。清华这两年的博士后经历是非常宝贵而难得的,对我促进和帮助很大,好多人不能理解,觉得他去清华镀金,让他们去说吧,低头做自己的事,不必抬头看别人。清华这两年博士后的学习和工作,让我获进一步提升了对于学术研究的敏锐和判断力,教会我从做传统科研转为做学术科研,也使我从一个工程型科技工作者转型为一个学术型学者。”说到这儿,欧阳非常自豪,心中充满了感激。正是这份执著情怀和学术境界,2005年欧阳晓平获得了“全国优秀博士后”荣誉称号。

欧阳晓平目前从事脉冲中子的诊断和探测技术,捕捉和准确测量中子时间过程非常困难,因为不同能量中子有飞行时间弥散,源中子束一旦飞行一定距离,相互间就会被分离,时间过程特性就会畸变,故而国外学者一度觉得核反应产生的中子时间谱很难被中子准确测量。但是欧阳晓平和他的团队却做到了,他们建立了独具特色的中子探测体系。欧阳觉得道理很简单,只要把因果关系掌握好,他做了一个比喻:“你从我跟前跑远了,我抓不到你,但是在你还没跑的时候,我就能拉住你手了。核反应也一样,不让它展开,时间点把握就准确,一开始就捉住,后面就不会麻烦了。”玄奥的物理世界,无论如何复杂精妙,渺茫不可及,欧阳总能自如地出入于微观与宏观的世界。是天赋,是勤奋,还是上帝的眷顾,我们说不清。站在核物理研究的最前沿,欧阳仍然保持着赤子的情怀,仰望星空,吟诗高歌,快乐游弋。

2013年12月19日,52岁的欧阳晓平当选为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院士。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欧阳晓平用他数十年科研的累累硕果,向我们阐释了真正学者的卓绝毅力和崇高追求;而他对清华学子“甘于寂寞,潜心研究”的勉励,也必将鼓舞着我们脚踏实地,继续奋发。

 

背景资料:欧阳晓平,1961年生,湖南宁远人。1983年毕业于零陵师专物理专业,1986年-1989年在西北核技术研究所攻读实验核物理专业硕士学位,1998年-2002年在复旦大学攻读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专业博士。2004年11月进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科学与技术博士后流动站从事研究工作。现为西北核技术研究所辐射探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首席专家,研究员。

1994年获得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1995年获首届陕西青年科技奖1996年获第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并首批入选百千万工程一二层次;1998年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奖(实用工程奖); 2001年被陕西省评为“优秀留学回国人员”;200412月,被中国科协授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2005年获得全国优秀博士后荣誉称号; 2010年获全国发明创业特等奖并被授予当代发明家称号;2012年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中国核学会常务理事;2013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同年当选中国辐射物理学会副理事长;2014年当选中国辐射防护学会副理事长,同年任湘潭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首任院长。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在站博士后使用“清华大学信息门户”的用户名密码登录
密码找回和修改在“清华大学信息门户”上操作